()“明尘,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把慕容紫英这个叛徒拿下了!”

明尘恐惧地望着元越,面如死灰,哆嗦着连退几步,嗓音嘶哑:“不,师叔,我不能、我不能……”紫英平ri待他甚好,他心中对紫英亦是极其敬慕,断不敢有半分侮慢之意,更不要说出手与他相斗了。

元越勃然变se,怒喝道:“你说什么?!”身形微动,右手已按上了剑柄。

明尘又退数步,眼中已有绝望之意,嘶声道:“师叔,你别逼我、你别逼我!”见元越眼光一厉,惨笑一声,长剑锵然出鞘,剑尖不住颤抖,指向之人,却是元越!

元越见他竟向自己拔剑,一怔之下,怒极反笑:“哈哈!想不到啊,明尘你这派中第一懦弱之人,今ri竟也要学那怀朔一般,为了一个叛徒,不惜自己也背叛本门么?!很好,既是你如此抉择,那也就休怪我剑下无情了!”

他话音一落,长笑数声,正要拔剑动手,却听明尘仰天痛呼一声,手中长剑陡然倒转,径向脖间抹去!

刹那间,但见白皑皑的雪地上,喷洒出一片鲜红。紫英惊恐地去抓他长剑,以他身手,本有可能阻住明尘这下,可他眼见璇玑惨死,自已也已心丧若灰,出手时竟不觉慢了一拍,明尘自刎的这一剑又是突如其来,既急且快,待自己手至剑上,已是晚了一步。明尘颈上鲜血如泉喷涌,他放开长剑。软软地倒在地上,伤痛而不甘地望着天空,双目未瞑,已然悠悠咽气了。

元越看着明尘的死状,脸上也现出几分惊恐,不自觉地退了一步。四面的弟子群中几个与明尘有些交情的人惊叫着要冲过来,却被身边的人拽住。人群中一片sao乱,夹杂着些许的争吵声。元越脸se发青,他万没料到明尘竟会引剑自戕。心神大乱之际,只听得耳旁一声愤怒已极的尖啸,眼前人影如电闪般向自己袭来。他慌乱之下,未及出手相迎,只觉后心一阵剧痛,当场被打翻在地,昏死过去。

慕容紫英击倒元越,望着明尘的尸首,两眼血红,一言不发,蓦地愤恨地一挥袍袖,大步向卷云台的方向走去。萧云飞无奈的蹲下身子,点了明尘的命脉,为他服下一枚灵丹,与菱纱一起随着他愤然前行。三人的脚步极是沉重,所走过的雪地上。留下一个个深陷的凹痕。剑舞坪四周的琼华众弟子,见三人愤怒情状,也无一人敢上前拦阻,只是遥遥围住三人,跟着他们缓缓向前走着。

转眼间,三人已来到卷云台上。台上尚有数名女弟子肃然守立,见到紫英等人,都是大惊。紫英三人再不愿望这些弟子一眼,纵起长剑,直飞至天空中正南方向,一座漂浮着的平台上。正是十九年前,双剑修成剑柱之处。

平台之上,羲和、望舒二剑悬浮在空中,正向平台zhong yang慢慢合拢,剑身处已是灵气满溢,几可隐约看到初成的剑柱。台上不远处,玄霄一身白se道袍,领口处微微敞开,露出里面暗紫se的长衫,满脸尽是嚣傲之se,负手凝望着头顶苍天。夙瑶站在他身后数步处,脸上神情颇为复杂,面上八分兴奋之外,却也有着一二分掩饰不住的懊丧和疲惫。

正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三声落地的轻响,夙瑶猛地转过身来,看见天河三人,脸上一愣,随即眉头紧锁,怫然道:“云飞?慕容紫英?哼,你们到底来了,怎么,仍不死心,还想夺走望舒剑吗?”

紫英望着这自己昔ri无比尊敬的掌门,心里不知是怨恨还是怜悯,沉声道:“我们并非来夺望舒剑,玄霄师叔——”

玄霄听见紫英之言,徐徐转过身来,俊目中闪过一丝喜se,直盯着萧云飞,道:“嗯?不夺望舒剑,难道是……云飞,难道你想通了,要与我一同飞升?好、好!云飞你能来,大哥很高兴!”

萧云飞迎着他的目光,确知玄霄此刻喜悦之情,绝非作伪,内心却是苦涩更甚,黯然摇头:“不,玄霄,我来这里,是劝你放弃飞升。”

玄霄面se一沉,微微冷笑,哂道:“哦?我未听错吧?此等梦话,今ri说来未免大煞风景——”

萧云飞不容他说完,愤恨地打断了他:“玄霄,我是说真的!你用双剑飞升,只会害人害己,就算不为了别人,只为你自己,也不该继续下去!”

玄霄轻蔑地哼了一声,脸上全是不屑之情:“双剑飞升之法,经年而累,何须他人指摘!云飞,这就是你要回望舒剑的借口吗?简直拙劣之至!”

萧云飞面上又是气愤、又是焦急,扬声高喊道:“这不是借口!我也不想找什么借口!我不知道琼华派造出双剑究竟是对是错,可是我只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满身杀气,根本已经走火入魔,是绝不可能飞升成仙的!”

玄霄哈哈一笑,朗声道:“荒谬!简直是无稽之谈!我今ri之力,远胜往昔,何来走火入魔之说?”

萧云飞愤然道:“不对!青阳长老说,就算你力量再大,也已经入了邪道,只是自己还不明白!你这个样子下去,只会害了所有人,包括你自己!”

玄霄俊眼中光芒一峻,哼道:“青阳?竟是他遣你们来的?!他是不是还说我入了心魔、无可救药?命你们杀了我,救琼华派于水火之中?!”冷笑数声,又森然道:“我留他一条xing命,不是让他兴风作浪的!废人就该有废人的样子,安心等死便是,何来这些胡言乱语!”

“住口!”紫英满腔怒火直玉冲破胸膛,已然忍无可忍:“即便你是师叔,也不可如此数说长老!而且两位长老现下已因你而死,你居然如此凶残,做出这等欺师灭祖之事!重光长老待你何等情谊,你竟忍心亲手杀了他!”

夙瑶脸se微变,神情中略有畏惧之意。玄霄直视着紫英愤怒的面容,眼神中镇定如恒,没露出半分愧疚之意,恨恨说道:“欺师灭祖?那又如何!你们莫要忘了,十九年前,便是他们将我冰封,如今才遭报应,也不算晚!”

紫英见他如此丧心病狂,气得浑身发抖,痛苦地望着他,大喊道:“不,玄霄,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不相信!你心里一定还有些善念,不然那天为什么没有杀死青阳长老?你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玄霄面上忽现出几分黯惑之se,然而转瞬间便一闪而过,yin郁地看着他们,冷然道:“哼!我放过青阳,是不屑动一个废人!早知如此,便该一掌将他杀了!”转过身去,语气中狠意渐现:“你们既然不想飞升,那就趁我未动杀念,通通滚回山下!莫要逼我动手!”

紫英见玄霄话已至此,劝说他的念头已然断绝,然而心内仍不肯就此罢休,忽然向夙瑶高喊道:“掌门!您执掌琼华多年,所有行事向来以门派为重,如今之势,楼宇冰封,河水污浊,分明不是正道所趋,掌门为何还要执意相助师叔飞升?难道您就不怕琼华派遭受天谴吗?!掌门——!!”

夙瑶神情呆怔,恍若不闻,她在萧云飞等人与玄霄对话时,一直默默退在远处,眼望着将成的剑柱。正满心欢喜时,忽然心底一阵悸动,思绪竟是猛地回到了十九年前的那一天,那个改变了她一生的ri子……

那天午间,她和夙莘等女弟子在剑舞坪上练剑,大家练了许久,正想休息一下时,宗炼长老突然严肃地来到她跟前,将她一个人带到了琼华宫中。

“夙瑶,我这些天病势渐重,琼华派不可一ri无掌门,这件事,我想是时候要跟你说了……”

她十分惊讶,连忙低下了头,心头一阵窃喜。

“再过几ri,我会召集所有弟子,正式传位于你……你的资质虽然不如你玄震师兄他们,可惜……唉,不过论及聪颖多智,你却不逊于他们,琼华派交到你的手中,也许尚有复兴的机会……”

宗炼身子衰朽,说话间不住的咳嗽着。她头脑中已被从天而降的狂喜占满了,竟是连一句类似不敢辜负长老厚爱,定当竭尽全力振兴琼华派之类的场面话也没有说,只是垂头望着地面,脸上满盈着入门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欢畅笑意。

“夙瑶……本派遭此大变,已然元气大伤,你执掌门派以后,务要持稳修整,万勿轻举妄动,徒惹祸端……如今双剑缺一,飞升之举,已不可能,你也不必强求,只需收拾好派中剑道人心,便已是难能可贵了……”

她眉头微皱,心下颇有不解。难道数月前那些在与妖界大战中逝去的弟子,就白白死了不成?更何况,琼华派数百年的夙愿,眼见已有办法可循,难道就这样轻易放弃?然而疑惑归疑惑,面对着眼下派中资历最深的长老,她还是点了点头。

宗炼似乎看出了她心中疑念,黯然长叹一声:“夙瑶,我今ri的话,你一定要牢记在心,升仙之事,纵然光明诱人,却也险恶非常,没有十成把握,切不可轻启此事……万万不能再像今ri一般,门派中生灵涂炭,白骨遗恨……你没有太清的修为,若玉勉强完成他未竟之事,只怕凶险异常、凶险异常……”顶点小说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无限之苍穹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那一抹绯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那一抹绯色并收藏无限之苍穹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