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贤一直装作无力感其实是为了让夜月狼放松警惕,此刻夜月狼认为周贤对于它的佯攻已经慌了手脚,而且还不止一次卖出破绽来,但是碍于之前周贤这个“泥鳅”太过于油滑,所以夜月狼还是带着一份警惕,没有贸然攻击,在夜月狼眼里周贤这个讨厌的猎物已经是囊中之物,而且这个猎物除了有点油滑,那攻击方式简直是可笑至极,用那种根本对夜月狼造成不了任何伤害的竿子来击打,夜月狼连躲闪都懒得躲,这种击打程度就连它穿梭丛林身上被树枝挂到的感受都不如,现在夜月狼就在等着眼前的猎物卖出一个可以让它一击必杀的破绽,它便好一次性解决周贤这个讨厌的“泥鳅”。

周贤的一步一步的引诱着夜月狼上钩,看着实际将要成熟,夜月狼的又一次佯攻,这次周贤表演得天衣无缝,他假装看到夜月狼这次的扑击后,自己猛地一闪躲,然后脚下不稳,一个踉跄就半跪在地上。

这一下,夜月狼终于到了好时机,眼看着周贤半跪在泥土上,暂时失去了躲闪的能力。夜月狼这一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那强有力的四蹄抓地,然后就如一匹脱缰野马似得扑向周贤,这一击它要将这个讨厌的猎物死得粉碎,重新拿回属于它夜月狼的傲慢。

待夜月狼腾空时,才惊讶的发现,刚才还半跪在地上的周贤此刻竟然凭空往前挪动了一个身为,也就是说夜月狼计算好的落地位置现在空空如也,周贤正躺在他跳跃轨迹的经过位置,还将手上那把短剑刃口朝向夜月狼空举着。

夜月狼惊讶周贤居然还能移动,但周贤举起的短剑夜月狼却根本不放在眼里,那种连树枝剐蹭都不如的东西,夜月狼直接选择无视。

但当夜月狼扑过周贤的身为,并落点到前方时,夜月狼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它再也没有力气再回过身来攻击了,因为之前它所无视的那把所谓的“烂枝杈棍子”此刻却插在他的尾腹部,而且夜月狼的前胸到肚子,竟然被划开了一个贯穿的裂痕,连胸骨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下夜月狼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凶狠和傲气,只剩下痛苦的哀嚎,就连站起来都成问题了,土地上血液和一些从肚内滑出的肠子一片狼藉,夜月狼虽然已经极其虚弱,但还是用一种极其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周贤,此刻猎物和猎人的角色彻底的反转了,它万万没想到之前卖出了极大破绽的周贤是如何瞬间移动了一个身位,更让它想不到的是之前那个对它几乎造不成任何伤害的长型条状物,现在竟然造成了它的致命伤,还差点将他直接对切开来。

周贤快步又移回到夏苗苗和夏恩雨的位置,他盯着奄奄一息的夜月狼,感叹那把黝黑短剑的锋利程度,按理说,寻常刀剑对付这种稍大型的野兽,花费很大力气一般才会造成些外伤,或者刺破表皮,这夜月狼皮糙肉厚,原来周贤还打算一次最多致其受伤,在多两次才能将其杀死,而现在这武器作用于夜月狼飞扑的惯性下,竟然差点将夜月狼横切了。真是让周贤呜呼。

夜月狼的气息逐渐微弱,眼神也开始有点涣散无神,但突然间,夜月狼像没事一样,猛力撑起那沾满血迹的膝关节,然后极为精神的用了一种狼族特有的嚎叫方式,大吼起来。周贤还以为夜月狼还能再度攻击,立即又架起了战斗姿态。

啊呜。。。啊呜。。。啊呜

嘹亮的吼声结束后,这只夜月狼便轰然倒下,瞳孔完全涣散而去,此刻这只夜月狼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周贤刚在庆幸之时,他突然发现,整个营地突然异常的安静,只剩下一些柴木烧旺的声音,所有的夜月狼这会都停止了动作,全都用一种极其阴冷的眼神望着死去的夜月狼和周贤的方向。

下一秒,营地中又开始嘈杂了,这下是夜月狼的嚎叫,所有的夜月狼都对着周贤的方向,用一种极其响亮的叫声大吼嚎叫。叫声振聋发聩。

这下周贤可有点慌神了,明显之前死去的那只夜月狼是在临终之前交代了些什么遗言,大概是要替他报仇之类的,现在所有夜月狼如果全部攻击过来,周贤真的就连跑路都不一定做得到了。

刺耳的吼叫声还在持续,夜月狼群一边吼叫,一边慢慢的向周贤围拢过来,这时两个睡得香甜的睡袋终于有了动静,首先是夏苗苗清新了过来,夏苗苗毕竟是经验丰富的武者,一听到这狼族叫声便知道事有蹊跷,立即起身半蹲着警戒。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狼叫声!”

夏苗苗看清了眼前的情况,急迫的对站在身旁的周贤询问道,她的身体似乎还有些虚弱,身姿脚步动起来都显得有些虚浮。

“干什么呀。。。怎么那么吵!人家累了一整天,现在真的好困嘛!”

夏恩雨这会也被吵醒,她将麻布睡袋一脚踢开,睡眼惺忪的正想发作一下起床气。

夏苗苗见状立即过去护住夏恩雨,并告知她别乱出声。

“保护好自己,先解决了眼前的问题再说!”周贤也顾不上细说,只是焦急的快速说了一句。

夜月狼越来越靠近,这下一次性有三个猎物,夜月狼首先是听到了死去同伴的呼喊,其次这里还有三个猎物看起来都没有什么战斗力的样子,所以双重吸引下,夜月狼加快了步伐,带着冰冷愤怒的眼生,尖利的獠牙上挂满口水,迅速的包围了过来。

“这。。。这竟然是夜月狼族,我睡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招惹了夜月狼族!”

夏苗苗又看了看地上那夜月狼族的尸体,又惊呼道。

“这夜月狼的尸体,这是你干的!?”

“噢。。。算是吧!”周贤小声答道。

“糟糕了!这下麻烦大了,这夜月狼族的习性你可能不太了解,夜月狼族是组织性极高的群居野兽,他们猎食休息都在一起,群体关系好得密不可分,而且夜月狼族极其记仇,如果有人惹了它们,它们便会想方设法的报复对方,所以一般人族遇到夜月狼族大都不愿与之为敌,都是要就避之撤离,要么便是只伤其皮骨而不去其性命的,现在这夜月狼被杀,那我们就有天大的麻烦了,也月狼群一定会发疯似得报复我们,直到将我们全部杀死才准数的!”

夏苗苗快速的解释给周贤听,周贤听得是越来越心惊,他认为这夏真的是捅了天大的马蜂窝了。

说话间,夜月狼已经将周贤等人围成了一个圈,浓重的杀戮气息围着三人一狼尸,气氛骤然凝聚到冰点。

周贤顾不上那么多,与其被这样围困等死,还不如冒险找机会,周贤突然如同斯巴达勇士一样,捡起地下的那把黝黑短剑,交代了夏苗苗等人千万别乱动后,便冲向了夜月狼们,他挥舞着短剑沿着圈逐个挑衅着。

夜月狼的愤怒被完全点燃,三只夜月狼首先扑上周贤,在常人的眼力周贤此时是必死了。

夏苗苗捂着夏恩雨的嘴,夏恩雨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但嘴被捂住所以发不出声音,否则必定是一场嚎啕大哭。

夏苗苗也是急怒难当,他看到周贤为自己以身犯险,就快要身死,自己也快要急出眼泪来,可是现在得情况,几十头夜月狼如包粽子一样围着她们,她不管怎么动都没有任何用处,而且还会吸引夜月狼的注意,反而来攻击夏恩雨,她夏苗苗不怕危险不怕死,可是她绝对不能让夏恩雨出任何事情,而且夏苗苗知道,周贤此举便是主动吸引火力,以自身做引诱好让她们趁乱逃走,如此夏苗苗想清楚了一切,也只能将泪水往肚子里咽,看着周贤犯险却又无可奈何。

一边倒的杀戮没有发生,三头夜月狼扑向周贤,但似乎却互相撞到了对方,周贤不知道从哪个缝隙又如泥鳅一样钻了出来,此刻的画面便如地球上的舞狮子一样,几头狮子交错争抢花球,但花球却总会不经意的出现在空旷的位置。

周贤此刻正交替运用着三大神技,每一个步伐可虚可实,每一步都是行在狼身的夹缝中,周贤的手更是没闲着,他抓着的那把黝黑短剑专挑夜月狼的薄弱部位去割,几个回合下来,周贤除了出了一身的毛汗,其他的竟然豪发无损,倒是对阵的三头夜月狼,身体各处都有一些割口正躺着鲜血,有一只甚至被割断了后蹄的经脉,行动严重受阻,呜呜呜的瘸腿退回圈外了。

夏苗苗看着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的认知中能以一敌三个夜月狼的能人当然有,一招便能灭掉整个狼群的狠人同样是有的,但此刻面对三个夜月狼的纠缠,却居然连碰都不被碰一下的人,她夏苗苗是闻所未闻,要知道,夜月狼的身形本来就如豹子般大,三个夜月狼同时攻击一个人族,那躲避的空间已经很小很小了,如果五头夜月狼同时攻击,那几乎就会要互相碰撞影响了,在三头夜月狼的袭击夏能毫发无伤,这可谓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未完待续。)顶点小说手机站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龙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龙骨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骨卫并收藏龙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