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萧萧,白雪茫茫,一片落叶随风飘零,黑夜隐去了它的枯黄。

随着“锵”的尖锐声音,两把长剑被缓缓拔离剑鞘,雷米霍南挡在两伙人之间,神情平静而坚决,他双手的剑各指一方,道:“我一直在想,到底什么叫做‘最强者’?”

众人面面相觑,双方阵营都不明白他要说什么,而更关心他要做什么,辛烈向伙伴们打着“保持警惕、随时撤退”的手势;唯有熟知弟弟想法的凯丽莎霍南心焦如焚,气得浑身颤抖,雷米……他在走一条不归路啊!

“世人往往认为,答案是,取决于武道实力。”雷米环顾众人,满脸的困惑,问道:“真的是这样吗?数百年前,强者是那个;现在,强者又是这个。”他摇摇头:“他们都当不得‘最强者’的称号,光凭武力,没有永远……永远没有。有人说‘最强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天道自然,是这个世界的潮流。’”

“我赞同。”雷米凝望着那几个年青族人,语气渐渐变重:“谁顺应它、开创它、引领它,谁才是最强者。”

那五个霍南年轻人都皱起眉头,隐约听懂了,他在说,他们现在守护的轩辕家……并不是最强?

“明珠就算被灰尘一时遮蒙,它始终还是一颗明珠,终究都会绽放光芒。”只见雷米望向前方,望着一个人,沉沉道:“辛烈,你说的话。你做的事,都有着明珠的光芒。你,有可能会成为新的、真正的最强者。”

什么?众人闻言不禁愣住,辛烈也顿时怔怔的,手中巨剑垂下,眼中有一丝难以置信的神采闪过,这家伙。八大家族嫡系子弟、凯丽莎霍南的弟弟,他……认同我?

“阿弥陀佛。”**闭目地念了句佛号;卓飞的嘴巴张得老大,不停左右扫视同样惊讶的艾希、聂志等人。骗人的,肯定是骗人的……

“够了!!”一声怒喝骤然响起,凯丽莎抬起右手剑指向弟弟。冷声道:“你是不是要与我们为敌?与霍南家为敌!?”其他的年轻人也纷纷怒喊:“雷米,你在想什么!”、“雷米,你疯了吗!?”

雷米绝对是霍南家年轻一代里的一个另类,他从小就过于“妇人之仁”,没有身为武者的霸气,因而多次被长辈责斥。不过他又特别聪颖、武道天赋出众,别看他模样文弱,他们知道甚至连凯丽莎的武力都不及他,五曜?六曜?不清楚,雷米四处游历已经上年头了。他们亦是最近才重逢。

他资质如此超群,又是嫡系子孙,家族里头自然寄予厚望,名字在未来家主人选的行列。前提是他要变得更男子汉一些,为了让他绝了优柔。家里准了他不守护任何人,以“寻找最强者”的理由游历。

没想到的是,他的想法不但没有成熟,反而越来越偏激,居然、居然认为邪魔武者辛烈会是最强者……

不知道家里的大人们听到,会不会气得暴跳如雷?

想到这些。他们都心感气闷,越发盛怒。

听着族人的指责,雷米却依然从容,待他们骂够了,缓声道:“我没有疯,也不是要与你们为敌。我正是因为没有忘记家族的格言、霍南的荣誉,我才会这样想!忘了的人是你们,霍南家从来不是那种一成不变的家族,更不是只懂人云亦云。我将守护的,不是一个人,不是谁,而是他追求的事业,那也是我所追求的。”

“你非要这么固执!?”凯丽莎抑不住怒火,打断了弟弟的话。

“不是固执,这才是霍南的荣耀啊!”雷米转身望向她,微微一笑,道:“姐姐,你不记得自己孩提时的梦了吗……这些,都是你教给我的啊!”

凯丽莎立时一言不发,瞪大的眼眸定定的。霍南几人疑惑地看看她,雷米又追问道:“是什么让你变成现在这个嗜杀无情的样子?是什么让你抛弃了自己?是什么?”

“你说够没有?”声音有点沙哑,眼中的恨怒不减反增,她道:“跟我一起杀了他们!”

“辛烈大哥,杀还是走?”卓飞压声问,辛烈对众人摇摇头:“等等。”

没有在乎其他人存在,雷米继续微笑道:“姐姐,你有多久没试过安然地入睡?闭上眼睛,心中无愧,哪怕整天都在斗争中度过,却没有疲惫、没有痛苦、没有迷茫、没有自责……这一天,你没有虚度,明天,你很期待。如果你不是这样,那你的信仰,你的荣耀,你的梦想……它们在哪里?”

“够了……”凯丽莎目光闪烁,心脏好像堵了什么东西,呼吸有些艰难。

“看看上面。”雷米仰头望向上空,除了凯丽莎一动不动,两边众人也都望了望,明月、星空,点点繁星一闪一闪的,他笑道:“都活在这一片星空之下,谁比谁高贵呢?”

“姐姐,你其实知道的,但你已经迷失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你只是被周围一切推动、推动,却不知道自己将走向何方,你强迫自己相信,武道就是一切,荣耀即强权……事实是,你失去了自己,所以你喜怒无常,你暴躁、你嗜杀……如果你冷静下来想一想,你就会看到自己有多么愚蠢。”

雷米看着他们,锵的一声收剑入鞘,道:“姐姐、各位,希望你们能够早日醒悟。”

“你在说什么啊!?”、“雷米,你真要这样?”五个霍南年轻人没什么醒悟,倒是怒火冲天,就刚刚才失去了很多族人兄弟,他在说什么狗屁!可是雷米的地位和名望,又让他们内心深处有些难受,他不会胡吹大气……

凯丽莎脸沉如水。站在那里,就像一块石头。

那些话,她当没有听见……但是,雷米今天是不会帮她了,除非辛烈那帮人杀过来,可是看他那样子又不会,不过如今这一带可有不少邪魔武者……

“走!”凯丽莎大喊一声。转身往树林那边奔去,五人虽然心有不甘,却只得紧跟而走。

雷米沉默的站在原地。辛烈也叫众人不要轻举妄动。

“喂——”卓飞听得明白雷米的话,但心里很是怀疑,问道:“你想加入我们?”

“不是现在。”雷米回答道:“我还有一些不明白的事情;我也不敢肯定。辛烈是不是那个人。”

聂志等人面面相觑,询问大家的态度,卓飞哈的一声笑了:“慢着,我们可没说就相信你啊!”

辛烈抬抬手,让他们安静下来,问雷米道:“那你怎么才肯定?”他有一种感觉,这个人,有着一颗赤子之心……

对视着那双坚定的眼睛,雷米笑了笑,说道:“这附近有很多邪魔武者。我的姐姐,她很快就会集结到一队人马,搜捕你们。我不会帮谁,如果……如果你仍然能不败,在适当的时候。我会正式加入你们。”他看看卓飞,又看看聂志、艾希他们,神情变得严肃,道:“你们是光复武者,对吗?”

众人的心顿时一突,神经绷得前所未有的紧。遇到过的年轻名门武者,都没有想到这方面,他……辛烈问道:“你知道?”

“我知道。”雷米点点头,想起听闻过的传说、阅读过的珍贵古籍,脸上似乎有一丝激动感慨,道:“我听说雪原深处隐居有光复武者,果然是这样……”

这并不出奇,光复镇上次被迫迁徙不过是在十几年前。也许那些悲痛的儿时记忆浮现眼前,聂志等人的敌意不断攀升,卓飞寒声问道:“你还知道什么?”

雷米淡淡道:“我还知道你们的父辈都是不错的人,但愿你们也是。”

“那你的父辈呢?”艾希忍不住出言嘲讽。雷米的语气非常认真:“亦为英雄,追求的不同罢了。”艾希哈哈笑道:“我看是狗熊!”

“闹什么!!”辛烈横了她一眼,道:“他没有敌意。”虽说人心险恶,但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见到众人冷漠的模样,他清楚这个时候不能退让,厉道:“农人的儿子,一定就是农人吗?贼寇的儿子,一定就是贼寇吗?英雄、狗熊的儿子,就一定是英雄、狗熊吗!?关键是,我们是什么。”

众人一时沉思不语,艾希捏紧拳头,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倒是粗线条的聂志,却重重说了句:“辛烈说得是!”

雷米毫不介意,似是赞同地微微点头,又道:“辛先生,如果你证明了自己就是那个人,不只是我,我还会说服一些族人加入你的事业,比如……高奇森叔叔他们,我会让他们变成真正的‘通魔者’。”他说着一笑,当然是不信高奇森他们之前就通魔,他们被耍得很苦却是真的。

辛烈看了他很久,看到的,自始至终都是一份坦然,他不禁笑了:“雷米、雷米……我见过的名门子弟众多,男儿里面,唯独你,有风采。”

“见笑。”雷米没有一点得色,不领情的道:“你见得还太少,我游历天下多时,志同道合者,又岂我一人?况且很多恶人,他们并非不可救药,只是被人蒙着眼睛,只是迷失了自己……”他严肃道:“辛先生呼唤平民武者觉醒,却不能忘记,名门武者,也可以也需要觉醒的啊!”

“说得好。”辛烈双眼一亮,这正是他想对卓飞他们说的话。雷米又道:“我姐姐……可以的话,别杀她。”辛烈没有犹豫地点头:“不到性命相搏的时候,我不会杀她……”他看看身边的众人,继续道:“但我决不容许她伤害我的人,哪怕一根毫毛!所以,我不能向你保证什么。”

雷米点点头,道:“你们该走了,我想她马上就要发信号弹了。”

“那么再见。”辛烈收起巨剑,向他抱抱拳,便带领众人往北边而去。

夜色越发浓郁,大风也越发寒冷,雷米看着渐渐远去的他们,突然喊道:“喂——活着走下去吧!”

“一定!”

那道高大的身影回了回头。

...

顶点小说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天下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机器人瓦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机器人瓦力并收藏天下无敌最新章节